江苏沛县平坟调查:一下平掉6个亲人坟墓 官方称

沛县安国镇一片农田上,12块墓碑放倒在地。 澎湃新闻记者 蓝天彬 图

  北风劲吹,华北平原洒满阳光,徐州今日新闻,仍让人感觉刺骨寒冷。72岁的沛县大屯镇老党员张振志蹲下身,凄楚地扒拉几下砖头,起身指了指,说“这是我亲人的坟,我平了”。

  徐州沛县,一个引刘邦为豪的苏北小城,近日因突然被曝出的“平坟运动”(当地官方称为“殡葬改革”)而被卷入舆论的刀尖浪口。

  它是否真的在步河南周口、安徽安庆之后尘,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强制平坟运动了呢?近日,澎湃新闻()在当地实地走访多日发现,江苏沛县的平坟动作更为平和,目前已进入尾声,如今已显得波澜不惊。

  不过,徐州新闻,以“移风易俗”等名义开展的平坟运动,如何与普通民众的朴素情感和信仰达成平衡、兼容,仍是一个待解的难题。

沛县大屯镇老党员张振志平了四个亲人的坟。 澎湃新闻记者 蓝天彬 图

  一下子就平掉6个亲人的坟墓

  72岁的沛县大屯镇人张振志,有着45年党龄。面对澎湃新闻记者,他先是用右手向上指了指,念叨着这几句——“上面的政策,我坚决支持,坚决执行……”

  两个月前,张振志1天之内,就平掉了4个亲人的坟墓。

  半米高的坟堆,用铁锹削掉坟尖,摊开土壤,下面半米深,仍旧埋着亲人的骨灰或骸骨。

  没有迁走,没有收拾,就这么放着吧。

  张振志保存着庄稼人的质朴,平掉的坟堆,泥土向四周扩散,压盖了其他邻居的小麦,对此,他感到歉疚。

  他在外人面前展示着太过明显的坚定、坚强,感情上却有点受不了,嘀咕着“上面是否真有这样的政策”。而他的老伴,眼泪已经掉下来,感叹亲人“生不安稳,死不安稳”。

  黑色帽子,过于宽大的墨绿色旧外衣,张振志在平掉的坟堆前,像个稻草人杵在那儿。突然,他苦笑了一下,不愿再说什么,扭头就走。

  站在张振志旁边的,是村民张杰(化名)。他说,两个月前,他看着挖掘机举起有力的臂膀,一上一下,徐州网,一下子就平掉6个亲人的坟墓,“我什么都没说,无话可说,说了有什么用”。

  “全都平了,平都平了,说了有啥用,没用。”这是澎湃新闻记者在沛县接触村民时,听到最多的一句话。

  张杰远远地指了指被平掉的亲人的坟,满腹委屈,不愿上前。面对外人,他还保持着谨慎的语调,“如果是自己挖也可以,用挖掘机挖就有点不礼貌了”。

  当地官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殡葬改革“坚持以自愿为主,不存在强制平坟情况”。

  在听到记者转述上述“被自愿平坟”案例后,沛县民政局局长欧正海对澎湃新闻说,他会去了解情况,“如果真有这种情况,肯定要按照相关法律法规作出处理。”

  连日来,澎湃新闻记者在大屯镇、安国镇、杨屯镇等多个镇村走访了解到,大部分坟堆是村民自己平掉的,有少部分是镇村干部雇佣小工平掉的。自家人挥动铁锹平掉自家的坟,少则一两个,多则五六个。

  杨屯镇孟店村村支书张义群介绍,10月底、11月初,村里的100多个坟墓,几天之内就平掉了。

  张义群解释说,经过挨家挨户打电话或上门劝说,发放宣传材料,基本上都是自己平掉的。个别人外出打工,家里没人,经过和他们电话沟通,村里再雇佣小工,拿着铁锹去平坟,“不多,可能十几二十个,他们本人也都知道的。”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baoyuandianqi.cn/peixian/1420.html
上一篇:江苏丰县欲为小镇改名 与沛县争夺刘邦出生地
下一篇:沛县对村干部五项重点工作考核硬碰硬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